刘润:炮轰电动车的丰田章男,说得对吗?

研报 数据增长  收藏
0 / 191

这两天,传统汽车巨头丰田公司,因其掌门人丰田章男的一段话,火了。他说:

电动车被过度炒作,既不环保、也不省钱!如果汽车行业仓促转向电动化,眼下的商业模式会彻底崩溃。

这不是丰田章男第一次炮轰电动车了。

看到这则新闻,我的第一反应是,造车新势力,肯定不会同意。

果然,很快,小鹏电动车的董事长何小鹏,在社交媒体上评论:

想起诺基亚被微软收购时,多名高管落泪,“我们并没有做错什么,但不知为什么我们输了。”

何小鹏的评论,一点都不让我惊讶。这两股势力,就这么已经吵了很多年了。

来来回回。甚至开始有点乏味了。

造车新势力这么想,理所当然。

但是,我突然很好奇,其他传统车企呢?是不是所有传统车企,都和丰田一样,誓死捍卫燃油车呢?

这些年,我和上汽集团打了不少交道。

上汽和德国大众、美国通用,都有合资公司。

你所熟知的桑塔纳、帕萨特、别克、雪佛兰、凯迪拉克、斯柯达、依维柯、荣威、名爵、五菱、宝骏 …… 等等,都是上汽旗下品牌。

这些年,我每年都要给上汽集团的青年干部班讲课。

于是,我立刻联系了上汽智己汽车的刘涛。

我听了太多造车新势力的声音了。我很想听听刘涛的看法。

刘涛现在是上汽集团控股的智己汽车的联席CEO。

刘涛说:

对前辈无比尊敬,但我并不赞同丰田章男的说法。

— 1 —

电动车对燃油车,是降维打击

哦?为什么?

润总,你知道燃油车相比电动车,最大的差距在哪里吗?刘涛问我。

我说,一个烧油,一个用电?

这是差异,不是差距。

但就是这个差异,给电动车带来了,燃油车难以跨越的一个差距:动力操控性。

电动车因为其动力响应的优势,改变了游戏规则,基本上是重新定义了对于动力操控的评价标准。

什么意思?

每当你踩下油门,少量的汽油像雾一样喷入发动机缸体,然后被火花塞点燃。

汽油燃烧的能量,驱动活塞运动。活塞的运动,通过复杂的联动装置,传到轮轴。轮轴再带动车轮,车轮带动车体,并达到最大驱动力。

这个过程,最长需要800-1200毫秒。

800-1200毫秒。这个延迟,已经是人可感知范围内的延迟了。

所以,新司机开低档车,总是一顿一顿,感觉很不舒服。

这就像你开水龙头洗热水澡,如果有延迟,就会出现“烫了你调冷,冷了你调烫”的来来回回,很难找到准确的温度。

所以,好司机之所以是好司机,就是因为他能想尽办法“化解”这个延迟,让你感觉不到起起停停。

高档车之所以是高档车,就是因为它能想尽办法“缩短”这个延迟,让你重获准确的操控性。

但是,再好的燃油车,因为这个动力系统的本质,就决定了优化空间有限。

250毫秒,200毫秒,就很难了。

但是,电动车呢?

只要40-60毫秒!

40-60毫秒相对于800-1200毫秒,这简直就是降维打击。

这个差距带来的,不仅仅是新司机开低档电动车也能不“突突”了,这么简单。

这个差距带来的,更重要的是电动车改变了游戏规则,重塑了动力操控性的评价标准。

而这,是更高级别自动驾驶的基础。

什么意思?

我们想远一点。当路上的车都是自动驾驶后,平均车速可能会不断提高。

车速越快,对遇到极端情况的响应速度要求越快。

前车突然落下一个障碍物。自动驾驶的后车立刻做出踩刹车、打方向盘的动作。更快的动力响应和更短的延时,对自动驾驶的控制和反应非常重要。只有电动车快速、实时的反应能力,才能更好的在技术底层支持自动驾驶。

这时,800-1200毫秒的响应时间,可能就躲避不开这个障碍物,造成危险。

今天的自动驾驶,还是L2级别。如果真的到了L4,甚至L5的级别,燃油车的结构导致的操控响应时间,根本无法胜任。

刘涛说,所以,智能化(自动驾驶)的前提,是电动化。

恍然大悟。原来如此。我对上汽突然刮目相看,以燃油车修身、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的上汽,居然如此坚定地看好电动车。

刘涛说,是的。我现在所在的智己汽车,就是在做纯电动车。等我发布,邀请你来试驾。

润总,你不是说过,普通的人改变结果,优秀的人改变原因,顶级优秀的人改变模型吗?

做这辆纯电动车的过程当中,我越来越感觉到,电动车,相对于燃油车,改变的就是模型。

而纯电动车的模型,相对于燃油车的模型,就是降维打击。

为什么这么说?

— 2 —

结构不对,什么都不对

因为电动车的模型,才有可能实现整车数字化的中央计算结构。

什么意思?

有一次我去接孩子放学。人到了,孩子还没下课。

这时,我想在车里休息休息。怎么办?

先按门上的按钮,把车窗关上。再按方向盘上的按钮,把方向盘收高。再按中央面板上的按钮,把空调打开。再按屏幕上的按钮,选一首音乐。再按座椅下的按钮,让座椅躺平。

你注意一下,是不是你的车,也几乎要做所有这些步骤?

还真是。为什么?

因为这些部件,都来自不同的供应商。

每一个部件,都有独自的机械、或者数字控制系统,所以无法联动。

我特别想有一个模式,叫“接孩子模式”。

我选择“接孩子模式”后,所有调整一次完成。

听上去非常简单的要求,却很难实现。

为什么?

因为不是每一个部件都是电动的,因此不是数字的,因此不能中央控制。

所以,要想智能化,所有的部件,都必须是电动的,是数字控制的。

电动车指的不仅仅是轮子是电动的,所有ECU部件都要是通过软件和数据驱动的。

不仅如此,还需要从底层重构的汽车电子电器或软件架构,让车辆具备创造智能场景的能力。

这样整车数字化,才成为可能。

通过领先的SOA服务架构,从底层重构了电子架构,将软硬件解耦,打破各系统和功能之间的界限,让用户进行高度自定义,实现汽车智能化宽度和深度的全新突破 ,具备能够创造各种个性化智能场景的能力。

这有什么用呢?

用处太多了。甚至无法穷尽,你可以不断自己定义。

比如,随便说一个:宠物模式。

有不少高级饭店,是不能带宠物进去吃饭的。怎么办?

按一下宠物模式,然后把小狗留在车里。

你在吃饭的时候,数字传感器检测到车内空气不好,自动把窗开一条缝。发现宠物很无聊,自动打开后车视频,或者放音乐。

这样的模式,可能无法穷尽。

比如:孩子睡着了模式,常开路线最少干预模式,停车场自动代客泊车模式,等等。

这一切你想得到、想不到的可能,都建立在电动化,以及电动化带来的数字化的基础上。

我们常说,结构不对,什么都不对。

结构对了,你不是解决了一个问题,而是解锁了无限新的可能。

所以,我斗胆不同意丰田章男前辈的看法。

在我看来,电动车的意义,不是电动本身。

而是电动化带来的数字化,数字化带来的智能化,和智能化最终解锁的无限可能。

太有意思了,那还有哪些无限可能呢?

— 3 —

这个世界上,最远的距离

那太多了。

刘涛回忆,曾在上汽与阿里合作打造斑马系统的过程,曾听到过阿里巴巴技术委员会主席王坚院士的一个判断:

这个世界上最远的距离,是什么距离吗?

他说,是交通路口的红绿灯,和摄像头的距离。

在一个交通路口,东西向红灯60秒,然后是南北向红灯60秒,如此往复。

我把车开到路口,发现东西方向根本就没车。

我这60秒的等待,没有为任何人造福。就是白等。

这时,我看到紧邻红绿灯旁边,有个摄像头。你说这个摄像头知不知道东西向没车?知道?知道为什么不能把我的红灯缩短,变为绿灯?

因为他们没有联网。

一旦红绿灯和摄像头能联网,那交通路口就可以根据实时路况来调整红绿灯,因此通行效率就会大大提升。

大城市的堵车情况,多少都会有些缓解。

所以智能化,一旦加上网络化,将会释放更大的可能。

上汽一直在提四化:电动化,智能互联化,共享化,国际化。

这就是智能互联网。

上汽多年来在深度智能、技术、架构方面研发的蓄力,让智己汽车能够从底层重新定义汽车。

未来,一旦实现底层重构和智能互联了,所有司机,都会秒变老司机。

一个老司机在回家路上遇到一个坑,然后踩了一下刹车,变道绕过去了。

后台发现这个异常的人为干预,然后借助摄像头进行分析,发现了这个坑。

这个老司机的处理非常得当,后台立刻把他踩刹车、变道的响应模型,加入了数据库。

然后,通过互联网,下发给了几十万辆其它的车。

立刻马上瞬间,所有的车,都获得了增强的“老司机”模式。

一个人的能力,瞬间通过“深度智能化”,变为了所有人的能力。

而这一切的基础,都是最开始的电动化。

如果不把煤油灯改为电灯,这一切都不会发生。

最后的话

2019年1月,我带队飞美国,参加在拉斯维加斯举办的,每年最大规模的消费品电子展:CES。

在这个展会上,我参加了一个对话。和王煜全老师,何帆老师,还有一些汽车行业的从业者。

我说,我看到一条路。最左边是互联网,最右边是燃油车。

一些造车新势力,携互联网方法论,OTA能力,和智能化思维,从最左边往右跑。

他们擅长软件,但不擅长硬件。

比如,如何让车顶不漏水,如何让推背感不变成踹背感。

他们往右狂奔,补上自己的短板。

比如特斯拉。

而一些传统车企,携百年的造车经验,对供应链的把握,以及稳定性的优势,从最右边向左边跑。

他们擅长硬件,但不擅长软件。

比如,如何和用户互动,如何用数据喂养人工智能。

他们往左狂奔,也在补上自己的短板。

比如奔驰。

谁会先跑到中间,赢得这场战斗呢?

以前我更看好新势力。但是和刘涛聊完,我有点犹豫了。我不知道了。

刘涛说,谢谢润总认可。

你还记得当年汽车取代马车的故事吗?

面对汽车的挑战,马车协会很恐惧。于是,他们开始做详细的调研,看看马车到底有没有可能被汽车取代。

调研的结果是:不会。

为什么?

因为他们发现,如果把所有的马车都换成汽车,那么道路根本就不够用。

当然,你知道,汽车最终还是取代了马车。

而道路,也随着取代的过程,被不断拓宽。

你听听,这是不是像极了丰田章男的担忧?

如果今天的燃油车都换成电动车,电网根本就吃不消。

这样“马车协会”式的担忧,也许是阻碍一些传统车企,从右向左狂奔的真正障碍。

也许丰田章男,应该听听这位来自中国的年轻人的声音。

也许。

感谢刘涛的分享。祝智己汽车,一路狂奔。